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武煉巔峰

第三千三百章 山水有相逢

    天狼谷后谷處,一片清幽之地,草蘆一座,凌音琴便在此結蘆而居,日子過的及其清淡。

    據籃禾所說,當年她從碎星海中出來之后,便開始打探凌音琴的消息,正巧凌音琴也萬里迢迢趕到了東域,雙方碰面一交流,凌音琴也知道了籃禾的意思,當即感恩道謝,隨籃禾來了天狼谷。

    那個時候她只是道源三層境而已。

    隨后由籃禾作保,自然是輕松地加入了天狼谷,住進了她夫君生前的居住之地,每日與世無爭,精心潛修,這么些年過去,竟也晉升了帝尊,有了這樣的實力,唐勝便予了她長老的職位,不過整個天狼谷的人都知道,這位凌長老不管天狼谷的大小事務,也不與其他人有什么交流,整日里只是守在那草蘆旁,對一些知情人來說,都為她的癡情而感動。

    楊開隨著籃禾來此的時候,凌音琴正在一座土墳前靜坐,那墳頭青草英英,甚至開滿了野花,應該就是她那夫君骨灰埋葬之地了。

    察覺有人到來,凌音琴才睜開眼睛,先是見到了領路的籃禾,對她微微一笑,緊接著又看到了隨后跟來的楊開,怔了一下之后露出驚喜之色。

    “凌長老,有人來看你了。”籃禾微笑地走了過去。

    “凌大姐,久違了。”楊開也微笑拱手。

    “楊開!”凌音琴一臉意外的表情,但那臉上的笑容卻是發自內心,“你怎么會在這里?”

    “路過東域,偶遇籃禾姑娘,承蒙邀請,來天狼谷一趟,順道過來看看你。”

    凌音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多年不見,你似乎又變強了不少。”

    楊開微笑道:“聽說凌大姐也晉升了帝尊。”

    凌音琴回頭望了一眼那土墳,輕輕地道:“平日沒什么事,光是修煉了,走,進屋里說話。”

    熱情地將楊開和籃禾迎進草蘆內,屋內的擺設也是簡單無比,沒有半點裝飾之物,只有桌椅床褥,卻給人一種清新自然自感。

    凌音琴焚煮香茗,三人坐下說話,談及自己當年從寂虛海秘境出來之后一路來到東域,凌音琴也是唏噓不已,當時她不過道源三層境,從一域前往另外一域,足足走了好幾年時間,期間好幾次險死還生,好在運氣不錯,每次都是化險為夷,總算來了東域,隨后就遇到了正在尋找她的籃禾。

    凌音琴對楊開自然是道謝不斷,若非他在碎星海中與籃禾提過此事,以她當時的情況,想要加入天狼谷并非易事,畢竟不是從小在天狼谷長大的,不知根知底的人,哪個勢力敢隨意亂收?天狼谷在東域勢力也算不俗,這樣的勢力收人一般都是寧缺毋濫的,寧愿從小培養起來,也不會隨意收取一些不知來歷的人,免得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

    進了天狼谷,一切都安穩了下來,她來到這里,過起了半隱居的生活,平日里倒也沒人打擾她。

    閑談之際,她又問了下冰云和劉纖云等人的情況,得知一切安好,也就放下了心。

    又過得半日,楊開起身告辭。

    凌音琴極力挽留他在此多留幾日,籃禾也在一旁幫腔,但楊開既知唐勝的態度,又怎會留下來遭人埋怨?找了個托詞便離開了。

    凌音琴要送,也被他阻攔了回去,最終只能站在草蘆前目送他的背影消失。

    “楊兄,真的不能多等幾日嗎?我可以再想想辦法的。”籃禾跟在楊開身邊往天狼谷外飛去時,有些苦悶地問道。

    楊開搖頭笑道:“不必了,我還另有要事在身,暫且就先不去靈獸島了。”

    “可是……”籃禾張嘴,話還沒說完,斜刺里忽然飛出一個青年,急切地招呼道:“藍師姐,谷主喚你過去一趟,有事找你。”

    籃禾點點頭道:“我送楊兄離開便去見谷主。”

    那青年卻閃身攔在了前方,一臉嚴肅道:“谷主說了,叫你立刻趕過去,似乎是什么急事。”

    籃禾聞言黛眉一皺,明顯是意識到了什么,冷哼道:“我只是去送送楊兄,馬上就會過去的,這一會都等不了么?”

    那青年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抱拳道:“藍師姐見諒,谷主之令,我也是聽命行事。”

    看籃禾似乎還想再說,楊開抬手道:“藍姑娘去吧,出谷之路我還是認得的,不必送了。”

    “楊兄……”

    楊開擺了擺手,身形一晃,電射一般朝谷外飛去,聲音遙遙傳來:“山水有相逢,日后有緣再見。”

    “楊兄萬事小心啊。”籃禾在后面急忙高喊了一句,直到楊開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之中,這才怒視了那青年一眼,那青年被她看的心里發毛,只能臉上陪著笑容解釋道:“藍師姐,是谷主他……”

    “哼!”籃禾一臉的不痛快,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飛走了,她倒是要去問問自己的師傅到底是什么意思,人家對自己有恩,如今有難自己幫不上不說,連送都不給送了,日后還有什么臉面去見他?

    不得不說,今日天狼谷對楊開的態度讓籃禾很失望,心中也憋著一團怒火。

    天狼谷外,楊開才現身,迎面便飛來一個人,初始的時候楊開也沒在意那人,等到彼此擦肩而過時,那人忽然輕咦一聲,止住身形,轉身吆喝道:“那邊的可是楊開楊兄?”

    楊開止步,回頭望去,心中覺得也是有意思的很,自己來這東域,居然接二連三地就碰到一些熟人。

    說話之人已經折返了過來,在楊開面前十幾丈處停住,瞧了楊開一眼,驚喜道:“果然是楊兄,聽說你來了天狼谷,齊某便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不曾想在這里遇到了你。”

    “齊……海?”楊開眉頭皺了一下,若不是聽他自稱齊某,楊開恐怕還想不起這家伙了,但一聲齊某,再加上那有些面善的容貌,楊開立刻想起碎星海和古地通道中的一些事情。

    齊海聞言大笑道:“楊兄還記得齊某,真是齊某之幸。”

    楊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奇道:“你不是齊天堡的人么,怎么跑這里來了?”他沒記錯的話,齊天堡應該就是在古地外不遠處,那古地外的荒城里,便有不少齊天堡的人。

    想到這里,楊開心頭一動。

    自己是從古地里走出來的,又去過荒城,緊接著東域這邊便有不少人知道自己現身一事,甚至連天狼谷的籃禾都有所耳聞。凡事必有根源,楊開一路行來,雖然沒有遮遮掩掩,但說實話,東域內認識他的人還真不多,那么問題來了,自己現身東域這個消息,是從哪里傳出來的?

    他此前雖然有些疑惑,卻也沒放在心上,直到此刻見到了齊海,才有一種撥開云霧見明月的感覺,源頭原來就在自己眼前啊。

    不過你主動送上來門來又是什么意思?楊開眼簾微微瞇起,望著齊海的表情耐人尋味。

    齊海卻渾然不覺,正色道:“自然是為楊兄而來。”

    楊開淡淡道:“不知所為何事?”

    齊海苦笑一聲:“還是當年之事……”說話間,一揖到地,神色恭敬道:“還請楊兄發發慈悲,救救賤內的性命,賤內已經時日無多,再拖延下去只怕撐不過一月。”

    楊開聞言一驚:“你家夫人還在世?”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齊海的女人應該是中了十大絕毒之一的天霜地霖,后來他也稍稍留意了一下這種毒,知道此毒毒性劇烈,中者幾乎無藥可醫,但若是能找到有涅槃之效的鳳凰真火,倒是還有一線生機。

    可這都多少年了,齊海的女人是在碎星海開啟之前中毒的,到今日差不多已經有二十年了吧。

    中了天霜地霖之毒二十年不死,這是什么概念?齊海的女人是個龍族不成?

    齊海神色凄苦道:“我齊天堡內有一異寶,有冰封之效,賤內便一直被冰封在其中,凍結生機和自身的一切狀態,所以才能一直拖延到今日,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效果也越來越差了,若再不解毒的話,賤內恐怕就真的……”說話間已經淚眼婆娑,一副癡情種子的模樣,叫楊開看著也心酸的很,男兒有淚不輕彈,更何況如今的齊海已是帝尊境,如此情深意切,可見他與自己的夫人感情之深。

    易身處之,若是蘇顏或者夏凝裳中的某一人遭遇這種事,楊開估計自己怕也好不到哪去。

    齊海正了正臉色,接著道:“早年曾聽聞楊兄在東域現身過一次,只可惜當年齊某沒能得見……”

    楊開頓時有些尷尬道:“當時有要事在身,而且當時……我也無力幫你。”

    齊海道:“只要有鳳凰真火便可解毒續命,難道楊兄在碎星海中沒有得到鳳凰真火?這……這怎么可能?”他可是篤定鳳凰真火就在楊開手上的,若這個都弄錯的話,那豈不是一個大烏龍?

    楊開搖頭道:“鳳凰真火確實為我所得,但那個時候鳳凰真火不在我身上,就算我想幫你也沒那個能力。”(未完待續。)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