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蠱真人

第三卷:魔性不改 第四百七十二節:苦逼少年

    影無邪、黑樓蘭、白兔、妙音仙子都從方源的至尊仙竅中出來。

    “接下來,我便要親自探索夢境了。”方源微微側身,對唐方明道。

    唐方明心中一震,旋即了解方源的話外之意,苦笑一聲:“請諸位仙子隨我來。”

    這座仙道蠱陣,遮護盜天夢境,本是唐方明操控。但接下來,唐方明卻是主動割舍了一部分權力,交予影宗蠱仙,讓她們和自己一同掌控這座仙陣。

    這本是方源和唐家盟約的內容之一。

    方源探索夢境的時候,魂魄本體遁出,進入夢境之中,肉身缺乏防護。

    這個時候,自然是比較危險的。

    所以,方源帶出了影宗一眾蠱仙,屆時她們會為方源掩護。

    這座仙道蠱陣,自然不能放任,完全交給外人掌控,所以影宗蠱仙插手,分割了這座仙陣的控制權力。

    如此一來,不管是影宗成員,還是唐家方面,就能相互制衡,任何一方想要對方源肉身圖謀不軌,都很難辦。

    方源做事,幾乎是滴水不漏。

    等到仙陣大半落入影宗掌控之后,他這才施施然遁出本體魂魄,直接鉆入盜天夢境當中。

    唐方明雙眼一眨不眨,聚精會神地瞧著。

    “這可是真正關鍵的手段了!”他甚至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腦海中全是想要一探究竟的念頭。

    可惜光是這樣看,怎么可能看出方源探索夢道的關鍵技藝呢?

    “這是……哪里?”方源進入夢中,視野驟變。

    他發現自己化身成了一個小小少年,居住在一個破舊的帳篷之中。

    帳篷里擺設非常簡陋,只有一個破爛不堪的毛毯。

    風一吹,帳篷呼呼作響,一股涼意直接倒灌進來,方源視線不由自主地轉移,看到了帳篷邊角的一個漏洞。

    就連帳篷都是破的。

    “可惡的家伙,揍了我一頓不說,還將我的帳篷劃破!”方源化身的少年,咬牙切齒,暗含憤怒地自語道。

    然后,這個少年就低下頭,查看自己身上的傷勢。

    方源因此視線轉移,看到“自己”身上破衣爛衫,非常窮困潦倒,胸膛胳膊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塊。

    少年伸手撫摸幾處傷口,便有一股股的陣痛感,傳到方源的心頭。

    “想我堂堂本杰孫,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重新成長,居然落到個被一幫少年欺凌的地步。也真是夠了!”

    “這個世界也是夠了,人們控制蠱蟲來獲得各種詭異的力量,簡直像是一場噩夢。”

    “唉!若真的只是一場夢,為什么過了十幾年,我都未有醒來?”

    方源聽著少年喃喃自語,頓時心頭一震。

    他是知道不少秘辛的,盜天魔尊乃是天外之魔,和他一樣,從另外的世界穿越過來。

    “盜天魔尊的本名,就是本杰孫。這么說來,我進入夢中,暫時化身成盜天魔尊本人了!只是現在他還只是凡人少年,并未開啟蠱修的旅程呢。”方源心中頓時了然。

    這時,少年盜天又開口自語道:“不過好在今夜就是族群中開啟圣地的日子。只要進入了圣地當中,我就能開啟空竅,之后就能修行,掌握蠱師的力量。”

    “唉!但愿這種力量,能夠讓我脫離這里,再次回到我的家園去!”

    少年盜天說到這里,便忍著痛,齜牙咧嘴地站起身來,步履蹣跚地掀開帳篷門簾,來到外界。

    方源仿佛是寄存在少年盜天身上的一股意志,他只有旁觀的權利,無法操縱少年盜天。

    這種情況對于方源而言,也是嫌少見到。

    再嘗試了全部手段,仍舊沒有辦法后,方源就只能繼續旁觀下去,任由夢境不斷發展了。

    少年盜天離開自家帳篷,來到外面。

    頓時,一副月下綠洲圖,映入方源的視野當中。

    夜幕下,圓月高懸,潔白的月霜籠罩整片綠洲。

    這片綠洲很小,中間是一個池塘,池塘周圍駐扎著許多的帳篷。

    這些帳篷有大有小,顏色各異,大多數都是灰色、白色,少部分則是黃色、金色、紫色。

    這些顏色的帳篷,一般都很大,顯示著帳篷主人高人一等的社會地位。

    少年盜天羨慕地掃視一圈,又扭過頭來,看了一眼自家的帳篷。

    他的帳篷,又小又丑,黑色的污漬布滿帳篷表面,還有破洞,呼呼地往里灌著夜間的涼風。

    少年盜天皺起眉頭,眼中傲意一閃即逝,冷哼道:“今夜過去,我就再不必住這種破陋的住處了!”

    說完,他抬腳便走,向著帳篷的中央走去。

    一路上,不時有少年從各自的帳篷中鉆出來。

    他們神色肅穆,不敢開口說一句話。

    今夜是他們生命中最重要,最莊嚴,最神圣的時刻,按照西漠的習俗傳統,今夜的少年們都要懷著敬畏之心,惜字如金。

    誰要是說話太多,或者雀躍,或者哭嚎,都是失去風姿儀態,會遭受族中的嚴厲懲處,嚴重的情況下,甚至會遭受流放驅逐。

    一旦流放驅逐,只是凡人的少年,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條。

    懲罰之重,可見一斑。

    越來越多的少年,都向綠洲的中央走去,漸漸匯集成一股人流。

    路途中,少年盜天自然碰到了痛揍他的那幫同齡人。

    方源看去,只見他們個個人高馬大,體格超出周圍的少年一圈不說,身上的衣飾都是顯貴一籌,表明各自的背景均是不俗。

    這些人也看到了少年盜天,雖然不敢說話,但是惡狠狠的挑釁目光,卻是展露無疑。

    少年盜天冷哼一聲,毫無畏懼。

    雙方一邊走,一邊怒目互視,來到綠洲中心的池塘。

    池塘旁生長著茂密的蘆葦,白色的蘆葦開著花,在夜風中悠然搖曳,月光如清水揮灑,一只只野生的希望蠱在蘆葦群中,影影倬倬,不斷閃現,數量相當的多。

    這不僅讓方源回想起,他曾經在青茅山上,經歷過的開竅場面。

    雖然西漠的習俗和南疆不同,但本質上都是利用希望蠱開竅,可以說是大同小異。

    一位位少年走進蘆葦叢中,驚飛起一只只的野生希望蠱。

    他們相繼開出了空竅,各有憂愁悲喜。對于大多數的凡人而言,空竅的資質關系著他們一生的成就。

    不過和南疆熱鬧的氛圍不同,西漠這里至始至終,氛圍都相當凝重。

    就算是有人大悲大喜,都要死死克制住,讓面容扭曲,讓眼淚無聲流淌,硬是不出聲。

    很快,就輪到了少年盜天。

    他早已迫不及待,一經允許立即奔進了蘆葦從中。

    然而,他測試出來的資質,卻是最差的丁等。丁等資質的蠱師,空竅中只能存儲兩到三成的真元,大多數蠱師只能是一轉修為,很少能夠到達二轉的。

    這種資質的蠱師,簡直是毫無潛力和未來可言。

    擁有丁等資質的蠱師,基本上可斷定,一生都將是蠱師界的墊底人物了。

    “怎么會!我怎么可能會是丁等資質?”少年盜天當場大叫。

    “閉嘴!”監控局面的族中蠱師立即出手,將少年盜天拘拿下來,封住他的嘴。

    少年盜天極力掙扎,族中蠱師冷哼一聲,豎起手掌狠狠一劈。

    少年盜天立即昏迷。

    方源的視野也旋即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他發現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是解夢殺招,都沒有什么效果。

    “越是龐大的夢境,就擁有越加強大的約束力。不過,解夢殺招沒有效果,應當是我身處的這片夢境比較特殊。”

    方源心中估料。

    他嘗試了一圈,沒有任何成效,無奈之下,只好耐心等候。

    ps:還有第二更,在10點。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