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0章 【咬】

    0140

    猶豫了片刻,林飛指了指在場的其他人,“叫他們滾”。

    維克多一愣,知道林飛是要談一些不方便被他人聽到的事情,他立馬照做,擺手示意他們退下。

    那五名隨從雖然很擔憂,可也不敢違抗主人的命令,而安達麗爾,則是抱著巴切爾,很恭敬地向林飛致意,默默回到船艙內。

    “好了,林,他們都走了,你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維克多神色嚴肅地道。

    林飛久久地看了他一眼,道:“今晚,我遇見了兩個夏國地下組織的打手,那倆家伙,是經過‘S’物質改造的半成品”。

    “什嗎!?”

    維克多失聲驚呼,臉色一陣白一陣青,皺眉思索了許久,抬頭苦笑道:“你……懷疑是我泄露了S物質的秘密!?”

    林飛不說話,但顯而易見,眼神中已經透著懷疑。

    “我知道,我的嫌疑很大”,維克多嘆了口氣,沉重地道:“但是……不管你是否相信我,我必須要說,這件事我根本就不知情,我這一年多來完全沒再去碰過S物質,這次來夏國,除了想找你,還有便是跟一些夏國的客商談幾筆生意……

    不過,我大概能夠確定,是誰把S物質的秘密泄露了出去,并且那個人……跟你我一樣,都有能力做出半成品”。

    林飛一怔,思忖了片刻,道:“你是說……梅森?”

    “不錯”,維克多惋惜地道:“我很不幸地告訴你,林,梅森已經離開了我大半年了,他說需要安靜地思考一些問題,是時候離開了。

    我以為,他是一個人躲在某個角落里做著他喜歡的事。但沒想到,他竟然會將我們的秘密泄露出去……難怪,這么長時間,我都無法聯系到他,原來他就是在躲著我。”

    林飛反問:“你覺得梅森,敢違背我的旨意?”

    維克多無奈地道:“林,從我剛認識你開始,我就尊敬你,崇拜你,是你和影子帶著我們改寫了地下世界的歷史!更創造了人類的新紀元!

    就和其他人一樣,將你視作我的信仰……你覺得梅森不敢違背你的意志,難道我維克多,就會違背你的意愿嗎!?

    要是你不相信,大可以通過LOOK來全世界尋找梅森,我沒有權限,但你和EVA有,到時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騙你!

    如果你真覺得我是那種,在背后做出對不起你的事的人,那請你,將給我的一切,都收回吧!

    我在你面前,毫無還手之力,如果你要取我的性命,隨時都可以!”

    說著,維克多張開雙臂,一副任憑處置的態度,臉上滿是悲壯,苦痛之色。

    林飛深深看了他一眼,良久,長長地呼了口氣。

    “到底是誰在搞鬼,總有一天,事情會明了,維克多,希望你不要辜負我對你的信任”。

    言罷,林飛縱身一躍,直接從甲板跳回碼頭,走向車子。

    維克多趕緊跑到船頭,大喊:“林!你這就走嗎!?”

    林飛頭也不回地道:“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不見面,對你來說,或許會是最值得慶幸的事”。

    維克多一臉的遺憾,感慨萬千地目送著林飛離開。

    很快,林飛就驅車離開了碼頭,車尾燈逐漸消失在夜色中。

    等到林飛的車子徹底遠去,維克多才收回目光,轉過身,走回船艙。

    他的臉色已經宛如雷云風暴來臨前的烏云,眼中的戾氣更是如有實質,目光好似寒光畢露的兇器。

    走回船艙的豪華大廳內,安達麗爾和五名仆從,正在擔憂地等候,見到維克多進來,都霍然起身。

    “叔叔,林飛走了嗎?”安達麗爾忐忑不安地道:“他有沒有對你怎么樣?到底怎么回事……”

    維克多伸手,示意打住,他扭頭,陰郁地看著之前曾動手的伊莉莎。

    伊莉莎被主人這么盯著,不由身子一顫,有些怯怯地低頭。

    “伊莉莎,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維克多低沉地問道。

    “剛……剛才安達麗爾小姐告訴我們了,他就是斯凱爾普閣下,林飛先生”,伊莉莎咽了咽喉嚨,解釋道:“對不起主人,我只是想保護您,沒想到那位大人會出現在這里……”

    “哼哼”,維克多冷笑,“保護我?”

    伊莉莎身體的顫抖越來越明顯,好像是風中飄蕩的枯葉,隨時會落地碾碎一般。

    維克多走到女人面前,一只手緩緩地撫上女人的臉頰,溫柔地觸摸著,慢慢游走到她的頸部。

    “你知不知道……如果剛才,那個男人把你的動手,理解成了我要對他干什么……那現在,我們整船的人……都已經沒命了……”

    “我……我……”

    平時剽悍無比的伊莉莎已經開始掉眼淚,不知道怎么開口。

    “你什么?你想說,你沒想到,地下世界的傳奇人物,會是這么一個看似普通的男人?你想說,他封閉了自己的大量實力,不會有多可怕?”

    伊莉莎搖頭,身體開始發軟,就連旁邊的四名仆從,也都噤若寒蟬。

    維克多一把揪住了女人的脖子,將她用力按倒在地!

    伊莉莎白銀級的實力,卻是根本抵擋不住維克多的力量,被愣生生按趴倒地。

    這時幾名仆從才紛紛回過神來,他們剛才想出手救維克多是多么愚蠢!

    維克多若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他的實力可比他們這些人只高不低,哪會根本不反抗,就任憑林飛將他掐住?

    維克多是深知,以他的力量,反抗只會更加糟糕,才會完全放棄抵抗。

    伊莉莎哀求地跪下,埋首在地上,“主人!我錯了……我以后不會這么魯莽了……”

    “你剛才,用的是哪只手揮鞭?伸出來”,維克多命令道。

    伊莉莎有些害怕,但不敢違逆,只能把自己修長白皙,肌肉線條勻稱的右手臂伸出來。

    “FASS!”

    維克多喊出一個德語的指令后,原本在安達麗爾腳邊蹲著的巴切爾,就跟一個黑色炮彈般猛竄過來!

    “吼吼!”

    獒犬就跟發瘋一般,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銳的犬牙,直接一口咬在了伊莉莎的右手胳膊上!

    “啊!!!”

    伊莉莎悲慘尖叫,試圖將巴切爾甩開,但卻不想直接就被惡犬咬下了一塊胳膊上的血肉!

    其他四名仆從僵硬在那兒,都不敢吭聲,甚至不敢繼續看這一殘忍的畫面。

    而安達麗爾卻習以為常,嘴角帶著一抹冷酷的笑意。

    “主人!主人!!我對你忠心耿耿……我……”

    伊莉莎尖聲哀求,她的實力完全可以輕松殺死這條惡犬,但她不敢去攻擊巴切爾,因為一旦她傷害巴切爾,自己就會被維克多直接殺死!

    可她又不想繼續被狗咬掉自己身上的肉,只能不停哭求,尋求寬恕。

    維克多卻是淡漠地看著在地上染著鮮血翻滾,試圖推開獒犬的女仆,完全沒救她的意思。

    “我要的,是長腦子的仆人,而不是沒腦子的狗,如果僅僅忠誠就可以,那我何必養人,養狗不更好?”

    伊莉莎此時已經無法說話,因為她的嘴巴和左臉頰在翻滾中,被巴切爾給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