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修真 > 魔天記

第二卷 叱咤玄京 1091圍剿

    “虛靈,你現在已經無路可逃,若是識相的話,就老老實實的交出真靈玉髓吧!此物雖然珍貴,但對你又有何用?碧幽大人當年待你不薄,念在你我也曾是多年同僚的份上,我也會在碧幽大人面前為你說幾句好話,或許尚可免你一死!”碧炎冷哼一聲道,單手綠光一閃,已經多了一面青色小幡。

    也不見碧炎如何施法,小幡上面青光流轉,冒出了無數青色細絲,迎風搖擺。

    “碧炎,枉我以前一直認為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你會問這么愚蠢的問題!事已至此,即便我交出玉髓,幽王大人難道還會真放過我不成?”虛靈嘿嘿一笑道。

    碧炎聞言眉頭一皺,并沒有否認,緩緩開口道:

    “如此說來,你是死不悔改了。那也無妨,等抓住你后,直接搜魂即可!”

    “哈哈,恐怕如今你縱使找遍整個幽水域,也休想再找到那塊真靈玉髓了!”虛靈哈哈大笑道,臉上滿是嘲笑之意,仿佛碧炎在說什么天大笑話一般。

    “難道,你已經將之祭煉了!”碧炎聞言一驚,隨之大怒起來。

    虛靈冷冷一笑,目光轉而看向覆蓋在頭頂的白色護罩,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意思已經表明無疑了。

    “好,很好!既然如此,那只有用你的性命,來稍微平息一下碧幽大人的怒火了。”碧炎臉色陰沉仿佛能滴出水來不知是因為恐懼還是憤怒,聲音中隱隱還帶著一絲顫抖。

    他手中小幡一抖,幡面青光大放,無數青絲狂卷而出,籠罩向虛靈而去。

    看見碧炎動手,半蟲幽族和虎面幽族也毫不遲疑的飛撲而出。

    半蟲幽族手中光芒一閃,多出了一柄淡銀色長鞭,一抖之下,化為了七八道數十丈長的鞭影,向虛靈疾風驟雨般抽打而去。

    虎面幽族則是雙目靈光一盛鼻子一哼,從中噴出了一個碩大的透明氣泡,迎風一抖之下,化為一大片透明氣泡,鋪天蓋地的籠罩向了虛靈。

    三者聯手,幾乎瞬間堵死了全部的退路。

    虛靈臉上看不出絲毫畏懼之色,對半蟲幽族和虎面幽族的攻擊根本不管不顧身形一閃,徑直朝碧炎所在撲了過去。

    碧炎神色一怔,隨即冷笑一聲,小幡發出的青絲光芒大放,彼此交纏,化為了一張青色大網,罩向了迎面而至的虛靈。

    哪知,虛靈肩頭一抖身形以一個極其詭異的角度連續扭曲起來,仿佛水中漂浮的水草一般,看起來異常的別扭。

    不可思議的一幕隨之出現了!

    灰光一閃,虛靈的身形竟放佛裊裊青煙一般,從青絲大網之中消失無蹤。

    碧炎三人的攻擊,頓時紛紛落空。

    下一刻,碧炎身后波動一起虛靈如煙霧般身形一閃而現,并二話不說的撲向了白發老者而去。

    “你……”

    白發老者臉色大變,他雖然也是真丹中期的修為,但平日除了修煉,都是在專研陣法之道,極少和人動手斗法所以在戰斗一開始便站在了碧炎身后,怎么也沒有想到,虛靈竟然瞄上了他。

    碧炎迅疾轉身,看到虛靈的舉動,也是神色大變。

    白發老者的斗法能力如何,他非常清楚,當即急撲了過去,同時揮動手中小幡,萬千青絲激射而出,卷向了虛靈而去。

    不過他的動作始終是慢了一瞬,此刻虛靈身形已經撲到了白發老者身前不足三四丈距離。

    白發老者雖然有些驚慌但身為真丹中期修士,反應也是不慢,左手一拍的急忙往身上加了一層白蒙蒙的護罩,右手一抖之下,也祭起了一面灰色圓盾,擋在了身前。

    隨著其口中吐出一枚符文落入圓盾,盾面立刻散發出灰色光芒,將他全身籠罩在了里面。

    白發老者剛剛做完這些,一只灰色的拳頭已經出現在了身前,狠狠砸下。

    灰色圓盾猛地一震,散發出的灰色光芒也劇烈顫抖了一下,一股巨力直透了過來,他連人帶盾被震飛了出去。

    白發老者臉上一陣蒼白,從被攻擊到現在,他連虛靈的身影也沒有看到,不過如有實質的殺意卻感覺的清清楚楚,心中一陣慌,手中一掐訣,身體帶著灰色圓盾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小心背后!”白發老者剛剛飛出數丈,耳邊忽的傳來碧炎的呼聲。

    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陣嗤嗤的聲音傳來,護住其身形的兩層護罩接連潰散,緊接著小腹一涼,一只手臂赫然貫穿了其靈海,抓出了一枚白色的真丹。

    “蠢貨,和我虛靈比遁速……”這是白發老者神識消散之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就在此時,無數綠色細絲才堪堪激射而至,虛靈身形卻是詭異的一晃,下一刻又出現在了二十余丈之外。

    綠色細絲看似僅差少許的再次一罩落空。

    從碧炎等人出手攻擊虛靈,到白發老者隕落,前后只不過短短數個呼吸,碧炎一方便損失了一人。

    站在遠處維持白色護罩的柳鳴等四個幽族看到此景,臉色都是一變

    綠色細絲卷住了白發老者的身體,一個飛卷,將其卷到了碧炎身旁。

    “歧山……”

    碧炎看了一眼白發老者已經沒有氣息的尸體,即豁然抬頭,眼中噴火一般看向虛靈。

    虛靈此刻再次凝實了身形,正面露輕蔑笑意的同樣看向碧炎。

    半蟲幽族和虎面幽族此刻也飛了過來,落在了碧炎身旁,兩者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這個虛靈的厲害,遠遠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隱寒兄,你們四人不必再維持護罩了,之前生擒此人的約定也不必遵守了,全力將其擊殺便可。”碧炎深深呼吸,神情平息了一些,寒聲傳音道。

    碧炎話音剛落,籠罩住整個赤鬼族部落的白色護罩閃爍了兩下,轟然潰散了開來。

    一開始之所以張開這個護罩,本來就不是為了對付虛靈的,這種程度的護罩禁制,對一名真丹后期的強者來說,并不難突破。

    緊接著,柳鳴等四人,連同碧炎身旁的半蟲幽族及虎面幽族全部身形一晃的疾馳而出,從四面八方直撲向虛靈。

    半蟲幽族使用的還是那條銀色長鞭,織成一片縱橫交錯的密集鞭網,虎面幽族不知何時已收起了那柄土黃色的長劍,放出了一桿黑黝黝的三股飛叉,化為十幾道烏光的沖虛靈疾刺而去。

    另外幾個方向的青袍老者等三人也是不甘落后。

    老者驅使的是一套白色飛刀,背劍青年放出了背后的兩柄紫色飛劍,吊眉青年祭出了一枚紅蒙蒙的圓珠。

    見其他人動已經動手,柳鳴也不好意思閑著,手中掐動劍訣,祭出了子母陰魂劍,一閃化為了數道劍影,朝著虛靈激射而去。

    六人合力,無數瑞氣霞光朝中間的虛靈所在滾滾而去,聲勢浩大,攻擊范圍也極廣,幾乎將虛靈四面八方全部堵死。

    面對如此兇猛的攻勢,虛靈臉色卻是出乎意料的鎮定,身形一扭,仿佛無骨柔蛇一般連續幾個閃動后,就鬼魅般從眾人攻擊中多過。

    柳鳴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身負三分朦影大法的神通,且在幻境中練就了一身鬼魅身法,但是也做不到虛靈這般詭異的騰挪身法。

    接下來的時間里,在六人一波高過一波的攻擊之中,虛靈恍如一道灰色的影子一般,身形忽閃忽現,任憑柳鳴等人如何狂攻,看起來仍然游刃有余的樣子。

    這時的碧炎并沒有出手,反站在半空中,俯瞰著下方戰團,面色陰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空中,半蟲幽族一抖手中銀色長鞭,陡然化為了七八道鞭影抽打向剛剛浮現而出的虛靈身體。

    然而虛靈肩頭一抖,便化作數道殘影的四散而開,銀色長鞭只抽打中了兩三道殘影。

    灰影一閃,虛靈在十余丈之外浮現而出。

    就在此時,一面青光蒙蒙的小幡一閃而至,滴溜溜一轉下,無數詭異符文一涌而出,化作數道綠色細絲一卷。

    虛靈猝不及防,身體頓時被層層綠絲包裹在了里面,形成了一個綠油油的蠶繭模樣。

    “好,抓住了!”背劍青年興奮的大吼了一聲,手指輕輕一彈,兩道十余丈長的紫色飛劍一個十字交叉的朝著被困住的虛靈所在劈砍而去。

    結果他劍光未至,一道灰影已經從層層綠絲之中飛出,仿佛真正的虛影一般。

    “小心,虛鬼一族形體本來就是半靈體狀態!如今看來,這虛靈已可以使身體徹底化為無形存在,一般的攻擊根本傷不到他,也困不住他了!”碧炎的聲音傳了過來,他隨之其身影在半空之中浮現而出,單手一招后,漫天的綠絲破空而回,光芒一閃后,竟然重新凝聚成一面小幡旗。

    其他人聽了,都是一驚。

    柳鳴聞言,也有些恍然。

    難怪這虛靈能夠在眾人狂風驟雨般的攻擊之中毫發無損,除了那詭異莫測的身法,還有這個將身體化為無形的詭異神通。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