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修真 > 魔天記

第二卷 叱咤玄京 第兩百九十章 初見元魔

    不過以柳鳴的心性,自然很快就有了決定。

    靈器等級的特殊法器既然不好尋找,那就等回去后,先全力收購幾枚有相關符解了燃眉之急后,再慢慢的去尋找相關法器。

    若是大玄沒有的話,他就去內陸幾國,若是整個云川都找不到的話,那就去滄海其他地方去尋找一二。

    這克制奪舍的靈器縱然稀少,但總不至于整個滄海一域都找不到吧。

    不過云川之外,是海族和海獸天下,他為了自身安全起碼也要等進入凝液境中期后,再增添幾分自保手段后,才敢真獨自出海的。

    柳鳴心中這般計定好后,就將此事先放置在了腦,又仔細打量了手中金色短劍后,就將心神往自己體內沉浸而去。

    只見那枚淡金色的劍胚之靈,還靜靜的呆在靈海附近處。

    柳鳴略用神念觸動一下后,當即金色小劍表面中一股晶光流轉而出,流露出的一股驚人寒意,讓其神念一個激靈,急忙從體內再退了出來,再看了看手中的金月劍后,臉上又不禁現出一絲苦笑之色來。

    按理說他體內太罡劍胚威能暴漲,并且手中也已經有一柄極品劍器,自然可以煉制那真正的元靈飛劍了。

    但在回來路上,他卻大感郁悶的發現,這不知增加多少倍威能的劍胚之靈雖然被輕易的收入體內,但再想按照太罡劍訣的將其催動放出的時候,卻發現此劍胚在靈海外紋絲不動根本無法加以驅動。

    但他神念卻明明能夠順利的溝通此劍胚無。

    這讓柳鳴吃驚之下的苦思冥想了許久,才最終找到了原因。

    這枚太罡劍胚顯然是那兩枚消失的劍胚融合而成的,故而其核心雖然也有其神念印記存在,但也因為外來灌注能量太多,讓新劍胚之靈威能遠超過其現在境界所能操縱程度,這才猶如小兒舞大錘般的才無法加以催動的。

    而先前劍胚之所以能夠順利進入體內應該和以前兩枚劍胚原本一直在其體內靈海處培養大有關系。結果新劍胚被其靈海處元力所吸引,只要劍訣略一牽引就能輕易的被重新吸入體內。

    但他若是想將劍胚放出的話卻是千難萬難的事情。

    柳鳴找出這般一個結論后,自然傻了眼。

    現在他若想順利催動此劍胚之靈,恐怕必須等到其法力大進,修為到了一定程度上才可了。

    畢竟會出現此事情,主要還是他修為和這枚劍胚之靈本身威能相差太遠的緣故。

    至于修煉到何等程度,才能催動此劍胚,這就是不好說的事情了。

    也許境界凝液中期立刻就能順利催動也許他到了化晶期也不一定夠用。

    柳鳴雖然大感無奈,但總的來說自己多了一柄極品靈器,太罡劍胚威能得以暴漲,自然還是一件大好事情。

    他將心中的一絲郁悶收起后,就將金色短劍往身前一拋,兩手掐訣的開始祭煉劍器起來。

    這口金月劍被提升到了極品靈器層次,里面許多原有禁制都被重新改動了一番他若想徹底的催使如意,自然也需要重新的加以祭煉一番。

    至于此靈器里面多出的那些新禁制,卻不是他現在修為所能煉化的,必須要進階凝液境后期,恐怕才能將這件極品靈器威能完全發揮出出來。

    而等他進階到凝液中期的時候,也頂多煉化到此劍所含的第二十七重禁制而已。

    但就是這樣,此劍威能也不是一般的上品靈器所能相提并論的了。

    就這樣,柳鳴在接下來的幾天內全都在祭煉金月劍和那枚新“重水珠”的禁制。

    在此期間,也有其他相識之人聽聞他安然返回的消息后特意過來拜訪一番。

    其中就包括了陽乾,九竅宗的云姓青年等人。

    柳鳴從他們口中才知道,張繡娘曾被海族那名假丹強者擒過并被元魔救回的消息,并且不知什么原因,此女在回來后卻一直陷入昏迷不醒中。

    現在天月宗對此女看護極嚴,許多人都曾經想去看望一眼,卻均都未獲準進入此女住處內。

    柳鳴聽了后大為訝然,對這名英氣勃勃女子自然也多出一些注意之心。

    這一日,他正在石屋處繼續祭煉寶物的時候,忽然腰間嗡嗡聲一響。

    柳鳴一怔之下,當即袖子一抖,就將祭煉了一半的黑色圓珠收起,反手拿出一塊白圓盤。

    圓盤表面在白光閃動中,赫然浮現出一排淡銀色小字。

    柳鳴雙目一瞇的掃了一眼后,臉上不禁現出一絲訝色來。

    “竟然讓我現在去天月宗那邊,這是怎么一回事?”

    他喃喃了兩聲后,還是將手中圓盤一收而起,起身搐開石門走出了去。

    片刻后,柳鳴就足踩一朵黑云的直奔天月宗所在區域飛去了。

    沒有多久,他就在一座看似雄偉的大殿前落下烏云,正要大步走進去時,忽然有所感應的轉身向另一方向看了一眼去。

    只見不遠處天空中,一只青色木鳥激射而來,幾個晃動后就停了在柳鳴上方。

    接著人影一晃,黑臉青年就從空中木鳥傀儡身上一跳而下。

    “柳兄弟,你怎么也在這里,莫非也是被召喚到此的。”黑臉青年一見柳鳴,就有些訝然的問道。

    “柳某的確是奉彥師叔之命而來的,云兄可知是為了何事?”柳鳴目光一閃的問道。

    “我正在煉制一頭傀儡,接到了靈玉師伯傳訊后才匆匆趕來的,也不太清楚是何緣由。”黑臉青年摸了摸腦勺,也大為納悶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等一起進去,到了里面應該也就知道原因了。”柳鳴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黑臉青年自然一口的答應,二人當即并肩向殿門處走去。

    殿門外正有兩名身背長劍的天月宗女弟子把守,一見二人走過來后,當即其中一名面貌秀麗的弟子,立刻躬身的說道:

    “二位師叔,幾位前輩正在大殿正廳等候,弟子這就引二位師叔過去吧。”

    “行,在前面帶路吧。”黑臉青年不加思索的回道。

    于是二人在這名女弟子帶領下,向大殿深處走去了。

    片刻后,二人出現在大殿正廳中的時候,卻被正廳中坐著的一干人等嚇了一大跳。

    只見大廳中所坐之人并不太多,大概就有五人的樣子。

    其中四人卻正是天月宗的葉天眉,冷月師太,還是九竅宗的靈玉上人以及蠻鬼宗的彥師叔。

    但這些化晶期強者全都坐在兩側椅子上,中間主位上卻坐著一名身披黑袍,腰束玉帶的中年男子,其顴骨高高,但雙目炯炯有光,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威嚴之感。

    “晚輩,拜見師叔,諸位前輩!”

    “弟子拜見師伯,幾位前輩!”

    柳鳴和黑臉青年互望一眼后,雖然心中大感吃驚,但急忙上前見禮。

    “你二人起來吧,也過來拜見一下元魔道友!”言師叔一見二人,臉上露出些笑容,并沖中間坐著的中年男子一指的說道。

    “拜見元魔前輩!”

    柳鳴二人一聽這話,又嚇了一大跳,異口同聲的再次上前一禮。

    “嗯,這般年紀就能進階到凝液境,果然不錯。你二人起來吧。”黑袍男子上下打量了二人幾眼后,微微一笑的說道。

    “元魔道友,你看他二人可行嗎?”冷月師太突然開口的沖元魔問道。

    “這個我不能肯定,需要測試一下才行。二位師侄,我聽靈玉二位道友所言,你們精神力都遠比一般同階強大的多。現在你們將自己精神力用全力釋放出來,我來仔細看上一看一二、。對了,你們的的精神力之強若是能讓老夫滿意的話,自然有你們的好處。”元魔回了葉天眉兩句后,又和藹的沖柳鳴二人說道。

    柳嗚聞聽此言,自然一呆,目光下意識的往彥師叔那邊望了一眼。

    “柳師侄,你盡力而為吧。”

    只見這位蠻鬼宗的化晶強者,沖其微微一笑的點了下頭。

    “是,那晚輩就獻丑。”柳鳴這才心中略安,當即恭敬的回道。

    旁邊的云姓青年自然也從靈玉上人得到了什么暗示,也急忙的點頭稱是。

    于是下一刻,二人分別開始施法起來。

    只見柳鳴單手一掐訣,體表當即一股股黑氣滾滾用處,眉宇間隱約有絲絲晶光閃動后,當即一股驚人的無形能量從中一卷而出,再滴溜溜一轉后,隱約一個無形漩渦正在緩緩形成。

    旁邊的黑臉青年,則單將一根手指往額頭處一放后,身軀內驟然傳出爆竹般的悶響聲,接著身軀猛然一漲后,也放出了一股驚人精神之力,其所化無形氣浪當即圍著其身軀滾滾一凝后,竟隱約化為一道晶颶風沖天而去。

    “好,果然精神力之強遠不是一般凝液初期可比的。”元魔見此情形,卻只是不動聲色的贊了一句。

    “怎么,他二人難道還不行嗎?”旁邊的冷月師太聞聽此言,卻臉色一變的問道。

    其他人聞聽此言,也閃過凝重之色的看向元魔了。

    不久前的三江訪談好多書友參加了哦,嘿嘿!差點將系統弄的都崩潰了。)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