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懸疑靈異 > 苗疆蠱事

第十三卷 小鬼 第2章 招攬

    留著地中海頭式的張偉國帶著兩個手下,來到我的面前,看著坐在床上的我,微笑,說你可終于醒了,三天了哦,醫生說你是疲勞過度,再加上身體受了很多傷,所以才會導致如此。我找了幾個人幫你瞧,都說依你的體質,不應該睡這么久的還好,你總算是醒了過來,不然整個事件里,最關鍵的部分,都缺少了記錄。

    他也不客氣,直接搬了一個板凳就坐了下來,而已換成便裝的黃鵬飛則伸手去趕雜毛小道和阿根,說兩位,例行公事,請出去等待吧?他說完,阿根便老老實實地往外走,而雜毛小道則一動也不動,看著面前這臉上有青春痘疙瘩的家伙,冷笑。見雜毛小道不動,黃鵬飛臉帶慍色,說你什么個意思?

    雜毛小道面無表情地說:“小朋友,別說是你,便是你師父楊坤鵬來,也不敢這樣對我。”

    黃鵬飛呵呵怪笑,說你以為你還是掌教的真傳弟子?十幾年前的老故事了,一個被趕出門墻去的棄徒,就不要跟我們擺老資格,好像你很牛波伊一樣……他話還沒有說完,脖子處就被雜毛小道給掐住,擁有一牛之力的老蕭顯然要比這個正牌道士要厲害些,被制住的黃鵬飛眼睛立刻凸了出來,伸手去抓老蕭。

    雜毛小道冷冷地說,小子,有些事情你不清楚,就不要亂說,免得有一天,死了都不知道!

    一直端坐著的張偉國肅聲喝止道:“夠了!”他看著雜毛小道,說小蕭,給我一個面子……雜毛小道松開了黃鵬飛,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去。黃鵬飛臉上剛一得意,便被張偉國淡淡地說了一句“你也出去”,臉色尷尬,也悻悻地走了出去。窩在一旁的虎皮貓大人瞥了一眼這師侄子,大叫一聲傻波伊,振翅飛出,路過黃鵬飛的時候,谷道一松,一大泡新鮮出爐的熱鳥翔就落在了他的頭頂上。

    當門被關上的時候,房間里就只剩下我、張偉國和負責記錄的那個年輕女性。

    “謝奇,”

    張偉國幫我介紹旁邊這個負責記錄的女性,然后直接進入了正題,讓我把那一晚在灣浩廣場所有的經歷,全部都講一遍。既然趙中華是他們的人,想必事情的大概都依然清楚,而我的底細,只怕也沒有多少值得隱瞞的了。我沉吟了一番,然后開始將那天在現場所說的話語,重新說了一遍。前面的自然有趙中華和在場的人作見證,直到后來的大鬼從地下滲出時,張偉國才反復求證,問個仔細。

    我有些不耐煩了,說我說的話,自然是確定了的,如若不信,你可以找老王、找許永生、找地翻天求證的。張偉國盯著我的眼睛,說陸左,你可知道,許永生被那個叫做翟丹楓的女孩子當場射殺,老王沒熬到早上就五臟易位而亡,地翻天,嘿,被你下的蠱毒折磨得快精神崩潰了……

    我訝然,沒想到我昏睡的這幾天,居然發生了這么多事情。提到地翻天,我問張偉國,說這家伙最后說沒說那個老王口中所謂的組織的事情?張偉國搖頭,說地翻天死都不肯開口,曾經試圖自殺過兩次。他最后一遍跟我確認,說廣場束縛的那個大鬼,真的是被歐陽指間以生命為代價,消滅了?

    我麻木地點了點頭,說是的。

    張偉國將信將疑,說按道理,那個家伙不應該這么弱啊?即使是它提前蘇醒過來,也不會這個樣子啊?

    聽著他說的話,我突然回想起來,那個鬼東西上了我的身體時,似乎是遇到了什么,結果倉惶逃出來,實力暴跌……遇到了什么呢?我仔細思索著,然而頭卻立刻開始痛了起來,就像有蟲子在里面咬,吮吸著我的腦汁。我的眉頭立刻皺起來,疼得直想去撞墻才好。見我這般痛苦,張偉國站了起來,手伸到我的天靈蓋,一股祥和溫熱的氣息,便從他肉乎乎的手掌上傳遞過來。

    三兩秒之后,我的頭疼緩解了一些,睜開眼睛看著他,說這是什么?

    這個胖子溫和地笑,說他父親是以前在大內的氣功師,家學淵源,所以學到一些皮毛,看我頭疼,所以便給我緩解一下疼痛。他這么說,我心中便聽出有些意思來,這很明顯,就是在向我示威:莫要以為認識黑手雙城就牛波伊了,老子的長輩還是給中央級別看病的大佬存在呢。

    我點點頭,說謝謝了。

    張偉國收回手,旁邊的謝奇立刻拿出一張濕毛巾,給他擦手。他慢條斯理地擦完手,然后微笑地跟我說:“陸左,你知不知道你惹上了一個很大的麻煩?”我心道果然,這家伙剛剛擺完后臺,就立刻開始進行威嚇了,我裝作驚訝,說怎么了?

    張偉國問我,知不知道這個浩灣廣場在這個城市落成九年,而后頻繁出事,荒涼至今,后臺是誰?

    我想起了趙中華質問工程師許永生的話語,開玩笑一般說道難道是共濟會?

    什么是共濟會(FreeMason)?

    有的朋友可能知曉,有的朋友可能接觸不到,這里簡單說一下:這是一個起源于參加建造古巴比倫巴別塔的石工職人工會,最早出現在18世紀的英國,是一個帶宗教色彩的兄弟會組織,也是世界上最龐大的秘密組織。其理論繼承了諾斯提教派、猶太教隱秘哲學、拉丁煉金術等等的精華,自稱是該隱的后裔,世界上眾多著名人士和政治家都是共濟會成員。共濟會會員更幾乎占滿了西方近代史的每一頁,包括英國等歐洲王室成員和美國很多任總統。

    有人認為,共濟會是掌控了全世界的精英組織,也有人說包括羅斯柴爾德家族這樣的金融怪獸,都是其組成成員,更遑論兄弟會、中華美生會、三合會這些我們所熟悉的機構,都只是其中組成的一部分。諸如此類的信息,太過龐大和復雜,這里便不一一贅述。

    張偉國沉默了一會兒,搖頭說是不是共濟會這不得而知,但是老王和許永生有很大可能性是邪靈教的人,至于邪靈教是不是共濟會的組成部份,這個我不會告訴你,你也最好不要打聽。不管怎么說,邪靈教這個東西,你肯定是惹不起的,對吧?

    我奇怪,說老王和許永生已死,地翻天被擒,整件事情,除了你們,還有誰知道呢?再說了,事情畢竟都是你們在主導,我們只是誤打誤撞而已,若沒有我們,你們還不是一樣滅了那里。說到底,跟我實在沒什么關系吧?

    張偉國笑了笑,說希望那些瘋子也是這么想的。

    他看著我,說陸左,我已經聽過趙中華的報告了,他覺得你是一個很成熟的男人,也有著超乎常人的能力,他向我舉薦了你,我考慮了一下,確實可以破格接納你進來。我們那里有不少行內的人,上面的資源相對而言,也都會朝那邊傾斜。我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我的提議。

    張偉國突然拋出這么一個事情,倒是讓我意外神秘的有關部門,居然說要招攬我?

    我自年少之時便一直相當一個光榮的軍人,而后慢慢長大,軍人的夢想已經漸漸淡去,但是卻十分羨慕起公務員的穩定和輕松起來,時下正在熱播的電視劇《落地請開手機》,那神秘的有關部門,不知被多少人所崇敬……然而,我不再是熱血輕狂的少年了,考慮問題,更多的是從利益入手。所謂的資源傾斜,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如果僅僅只是金錢上的話,我何必放棄現在的生活和時間,去賣命呢?

    要知道,朵朵和小妖朵朵分離所需要的麒麟胎到目前還沒有音訊,我哪里有閑情逸致去分心?

    我抬頭看張偉國,問他知不知道麒麟胎這東西。

    在聽過我的一番描述之后,張偉國一頭霧水,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東西,如果需要的話,他可以幫我通過內部的系統找尋一番。我說好,多謝,如果有消息請及時通知我。

    說完這些,我又問他,這一番話有沒有對蕭克明說起?

    張偉國搖搖頭說沒有,陶晉鴻老先生曾經是他們部門的高級顧問……

    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心中卻徹底斷絕了加入的想法。這決定并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張偉國的幾句話。其一是他說陶晉鴻是高級顧問,便不能接納雜毛小道,其二他說自己是中央領導身邊的氣功師之子,只是簡短的接觸,就這兩點,我便覺得被一張遮天蓋地的厚網籠罩著,透不過氣來。

    像我這般的野路子出身,能去干什么?我想起他對待手下那呼來喝去的風范,有人或許認為他是親熱,但是我,卻只能在腦海里形成兩個字。

    炮灰!

    娘咧,人人生而平等,老子憑什么去做炮灰?現在這般的舒適日子,我會過得屁股疼么?

    直到張偉國起身告辭之后,我還在想著一個問題。門被推開,雜毛小道陰著臉走了進來,問我,說他們是不是準備招攬你?

    {8jxs小說網.www

    www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