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小說 > 春閨記事

第514節打殺

    玉珠剛剛產子不過半月,又病了十來天,身子虛弱異常。

    婆子們這樣粗魯將她拖下床,她頓時就頭暈眼花的,幾乎暈過去,好半晌腦袋才清楚幾分。

    等她清楚過來的時候,她和她娘孔媽媽,被壓在她自己院子的正屋,各自被兩個婆子按住,跪在地上。

    冰涼的地磚,寒意用膝蓋涌上來,玉珠打了個寒戰。

    她努力抬頭,去看坐在正位太師椅上的人。穿著深紫五彩刺繡鑲邊粉紅撒花對襟褙子、銀灰撒花綢子馬面裙,肅穆端坐的,正是她的主母胡婕。

    “太太”玉珠不知到底怎么回事,著急開口。

    她話剛剛說話,就狠狠挨了一個嘴巴,腦袋都打得偏到了一旁。

    “不準說話,太太沒問話,不準喧嘩。”站在胡婕身邊的丫鬟厲聲呵斥道。

    玉珠哪里還說的出話來?

    她被這一巴掌,打得半邊臉都麻木了,牙齒酸痛得厲害,不知是口水還是血水涌了出來。

    好半天,麻木勁過去,耳邊傳來似狂風怒吼般的咆哮耳鳴。她什么也聽不見。

    貌似過了很久,似乎有人在說話。

    玉珠也隱約聽到了母親的哭聲。

    “若是玉珠有什么錯兒,太太只管拿了奴婢打死。玉珠剛剛生了大少爺,又得了病,經不得這樣搓揉。太太息怒,想想老爺,若是玉珠有個三長兩短,老爺定然要怪罪太太的。”孔媽媽哭著吼道,“奴婢和玉珠低賤之人,不敢惹得太太和老爺失和……”

    她既抬出宋言昭來壓胡婕,又口口聲聲是為了胡婕好。

    孔媽媽有一口好利牙。

    端坐在太師椅的胡婕,卻半天沒有說話。

    她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看著孔媽媽和玉珠掙扎。

    和太太爭?

    憑什么和太太爭?

    捏死你們。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胡婕痛快想著,才輕聲對身邊的丫鬟道:“去,帶上來!”

    孔媽媽不敢再哭著求饒。

    她也不知道胡婕要帶什么上來。

    結果,帶上來的,是嘴巴牙齒都被打得脫落、已經說不出話的惠風。

    還有戰戰兢兢的小雨。

    胡婕讓小雨上前,跪在自己面前,然后問她:“你說,這個是誰?”

    “是是惠風是疏煙院的丫鬟。”小雨結結巴巴說著,眼淚早已涌了出來,也不敢擦去。

    “她找你做什么?”胡婕又問。

    “惠風說讓奴婢告訴孔媽媽昨夜老爺老爺和太太說了什么。”小雨回稟著。

    孔媽媽就知道自己這次行事太過于魯莽。

    但是。打聽點消息。又是什么打錯?

    浩哥兒在太太那邊。孔媽媽擔心,乃是人之常情。

    等宋言昭回來,她在花言巧語幾句,宋言昭應該能體諒她。畢竟。浩哥兒在太太那邊,這是孔媽媽很好的借口。

    “好,你好!”胡婕冷哼著,對孔媽媽道,“敢打聽主子的私事!來人,拖出去打!讓她漲漲記性。”

    “太太!”

    “太太!”

    玉珠和孔媽媽同時出聲求饒。

    居然要打孔媽媽?玉珠嚇住了,太太這次是來真的?

    這個女人太大膽了,她就不怕老爺嗎?

    屋子里服侍的眾人,都是胡婕帶過來的。她們來的時候就帶了板凳和板子,所以她們都知道,孔媽媽這頓苦頭是免不了了。

    太太大概要打得她屁股開花,躺三個月下不了床才行。

    兩個婆子把孔媽媽拉到了院子里,按在板凳上。另外兩位虎背熊腰的婆子掄起板子打。

    這兩個打板子的婆子。都是太太的陪嫁,她們是太太的心腹。哪怕老爺回來責罵,把兩個婆子趕出去,還有太太娘家撐腰。

    這頓板子輕不了。

    那兩個打板子的婆子,是不會看著老爺就下手輕些的。

    老爺剛剛出門,太太就帶著二十多個婆子、丫鬟和小廝,闖了這疏煙院,把疏煙院堵得水泄不通,把丫鬟婆子們都被圍堵在檐下,不許喧嘩。

    太太進門不多話,直接把姨娘和孔媽媽從里屋拖出來,按在地上。

    然后沒問幾句,就打孔媽媽。

    這得多大的火?

    太太只怕不敢打姨娘的。

    姨娘剛剛生了孩子,若是太太打了她,老爺回來會跟太太拼命的。

    但是孔媽媽這頓打少不了,而疏煙院幾個近身服侍的,只怕也有挨打。太太對姨娘有火,肯定要發在下人身上。

    所以,聽著孔媽媽鬼哭狼嚎的呼痛聲,檐下丫鬟婆子眾人都有點膽寒。

    她們是不敢幫姨娘的。

    姨娘的寵愛不能算數。若是哪天老爺不寵愛姨娘了,今天幫著姨娘和太太作對的,太太都回收拾的。

    但是太太,永遠都是太太,是這個宅子的主人。

    她想打姨娘、打姨娘的母親,只要等老爺前腳走,后腳就可以動手。

    疏煙院做下人的,誰又是傻子?

    她們就這么眼睜睜看著,看著孔媽媽被打得半死。

    孔媽媽的聲音,越來越細,漸漸氣息微弱。

    最終,她暈了過去。

    打手之一的婆子進來,稟道:“太太,那老貨暈過去了,可怎么辦?”

    “胡說!”胡婕勃然大怒,“她居然敢裝暈,給我打,打到她醒為止”

    然后,她給那個婆子遞了個眼色。

    那婆子明白過來,到了句是,出去繼續打。

    板子打開皮肉的聲音,在沒有孔媽媽哭喊的情況下,更加清晰,更加滲人。

    疏煙院的那些被堵在檐下的丫鬟婆子都很心驚:這么打,會打死孔媽媽的啊!

    難道太太真的敢下殺手?

    不至于吧?太太這么年輕,不會這樣心狠的。

    一時間,人人自危。

    又打了二三十板子。孔媽媽半點反應也沒有。

    那打手的婆子翻過來,見孔媽媽眼睛都直了,氣息全無,像丟條老狗似的,把孔媽媽丟在地上,進屋對胡婕道:“太太,那老貨不經用,已經死了!”

    屋子里猛然靜了下。

    人人都感覺,又骨子寒風吹過來。

    連服侍胡婕的人,都帶著幾分怯意。看著胡婕。

    玉珠則大哭大喊:“娘。娘”

    兩個婆子緊緊反剪著她。她又沒有力氣,半點都掙脫不開。

    她哭得聲嘶力竭。

    沒人勸她。

    兩個婆子將她按在地上,仍她凄慘的哭著。

    “胡氏,你這個毒婦!”玉珠哭著哭著。就開始罵胡婕,“等老爺回來,剝了你的皮,將你也活活打死!”

    一直沉默的胡婕,這個時候才道:“好,為了個下人,你竟敢辱罵主母。來人,也拖出去打!”

    眾人一驚。

    玉珠的丫鬟婆子們在檐下聽到了,沒人敢求饒。

    而胡婕身邊的丫鬟則猶豫了下。道:“太太,算了,嚇嚇她就好。”

    胡婕狠狠刮了那丫鬟一眼。

    押著玉珠的婆子們,也有點猶豫。

    她們的心,是向著胡婕的。

    打死了一個下人。老爺回來發作也尋不到借口,只得認了,也是太太給這個生了長子的姨娘一個教訓,否則以后無法無天,不把太太放在眼里。

    胡婕打死孔媽媽,她身邊的婆子丫鬟都是贊同的。

    她們也覺得痛快。

    但是打死玉珠

    這就徹底冷了老爺的心啊。

    “太太,要不今日就算了,您也累了。”那個打手婆子也幫著說話。

    她們怕胡婕太沖動,做下錯事。

    胡婕無力揉了揉太陽穴。

    聽到要活活打死,玉珠頓時就不敢再哭了,此刻梨花帶雨般,想求饒,只是哭,不再罵了。

    她也怕死。

    “把她抬起來。”胡婕對押著玉珠的兩個婆子道。

    兩個婆子就把玉珠架了起來。

    玉珠的衣襟都開了,露出鮮紅的肚兜。胸部鼓鼓,很是誘人。

    她根本無法掙脫。

    哪怕她好好的人,也掙脫不開這兩個強壯的婆子,何況她又是產子、又是生病、又是怒氣,現在想用力,也使不上。

    胡婕慢慢走近玉珠。

    包括玉珠在內的眾人都想:太太可能會扇玉珠兩巴掌,侮辱侮辱她。

    玉珠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大家這時候,有點松懈。

    胡婕站在玉珠面前,盯著她看。胡婕的眸子里,充滿了難以言喻的色彩。她似乎在看件很可笑的東西。

    她沒有笑,也沒有怒,就是那么看著,很詭異。

    她看了很久。

    她約莫看了半盞茶的功夫。

    架著玉珠的兩個婆子不好意思看胡婕的眼神,都撇過頭去。

    玉珠也是色厲內荏的,不敢和胡婕對視。

    突然,玉珠猛然聽到什么東西插入骨肉的聲音。

    一陣劇烈的刺痛,從她小腹處傳來。

    她錯愕低頭,看到了胡婕那只深紫色的袖子,靠近她的小腹。袖子底下,隱隱一把匕首,泛出清冷又寒意的光。

    那匕首進入,又快速抽出來,接著又沒入了玉珠的小腹。

    血濺了出來。

    胡婕臉上,平靜得近乎猙獰。她狠狠一拉,那匕首橫著劃破了玉珠的肚皮,腸子全部涌了出來,血濺滿了胡婕一身。

    她那件深紫色的褙子,染了血,看著就有了幾分鬼魅。

    那兩個押著玉珠的婆子,嚇得手發軟,丟開了手。

    玉珠睜大了雙目,似乎想說點什么,身子卻不由自主倒了下去。

    她看到了胡婕的臉。她的臉,沒有笑容,沒有狠戾,就那么平靜。好似這件事,她在心里計劃了很久。如今這一切,只是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樣而已。

    后來,她聽到了丫鬟們魚貫而出的聲音。

    再后來,玉珠瞧見了一縷縷白光,用屋頂照進來。
真人游戏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