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小說 > 原配寶典

第789章 看重

    “性子和以前不一樣?”杜恒霜狐疑。在她看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沒有一個人能徹底改變另外一個人。

    諸素素想了想,這樣跟她解釋:“性子是天生的,當然沒法改,除非給吃藥。”吃藥能讓人性子變化,這是藥物對人的神經中樞產生的物理改變。當然諸素素不會對杜恒霜這樣說。她揀杜恒霜能明白的道理說。

    “有病的人要吃藥,但是藥物是有別的影響的。沒有一味藥是萬能的,治病的時候,也都是兩害相勸取其輕罷了。你婆母以前心胸狹窄,看你不順眼,總想挑事針對你,但是又總被你和蕭大哥頂回去,因此她的煩悶自己開解不了,壓抑得過份厲害,最后才走向瘋癲。現在呢,別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不會再那樣隱忍了……”

    就跟那些得了抑郁癥的人一樣,當吃了抗抑郁的藥,這些本來很安靜壓抑的人,不可避免會被藥物所影響,變得格外外向自我,甚至到極端自私的地步,會和以前那個善解人意到自我壓抑的性子完全是兩個極端。

    龍香葉得的雖然并不是抑郁癥,但是跟她瘋癲的起因,跟抑郁癥有異曲同工之妙。還有,龍香葉這輩子從來就沒有心甘情愿地善解人意過,有的只是陽奉陰違地鉆牛角尖,所以她的變化,就更耐人尋味了。

    杜恒霜聽了,沉吟半晌道:“對她身子有損害嗎?”

    這個問題比較復雜。

    精神上的疾病,本來就是損害了*,才爆發出來的。形于內而散于外嘛。

    “我不知道。”諸素素誠實答道,“我只能盡力而為。”言下之意就是,只能到這個地步了。以后是好是壞,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杜恒霜笑了笑,“沒有關系。我要的也只是盡力而為四個字。”只要盡了最大的努力,不管結果如何,都可以問心無愧了。

    對于杜恒霜來說,她活了三十多年,求的也就是“問心無愧”四個字。

    兩人便不再談此事。轉而說起兩家人的情形。

    諸素素這些年又陸續生了一兒、一女,現在四五歲了。

    她和安子常總共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比杜恒霜也只少一個孩子。

    “你這幾年,怎么一個孩子都沒有添?”諸素素好奇地問道。她可是愁死了,如今安子常身邊只有她一人,以前覺得很好,現在才發現真忒么不好!

    因為總得生孩子!

    安子常跟狼似的,除了她懷孕、生產不能碰的那幾個月,平時都不放過她……

    諸素素想過各種方法避孕。但是總能被安子常這個比狐貍還狡猾的家伙識破,然后就花言巧語地騙她,說什么家里人少,多生幾個好,什么有了孩子他來帶,絕對不讓諸素素操心。總是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而諸素素居然還就吃這套,每次想著給安子常做點手腳,讓他“不能生”。結果被安子常幾句軟話一說,立刻就心軟了,舍不得對付他,乖乖給他生兒育女……

    自己好像不知不覺間,也沒有以前那樣偏激極端的性子了……

    諸素素也在沉吟。

    杜恒霜卻笑道:“……啊,我們是順其自然,有就生,沒有就不生唄……”

    諸素素回過神,見杜恒霜笑得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很是狐疑。

    兩人回到杜恒霜給諸素素安排的客院。諸素素將她堵在房里,故意瞪著眼睛問她:“趕快說出來,你是怎么能不生的!”

    杜恒霜見四下沒人。便俯身到諸素素耳畔,輕聲說了兩句話。

    諸素素聽了目瞪口呆,愣了半晌,回頭看著杜恒霜,“真……真……真的?蕭大哥,蕭大哥真的這樣做?”

    “……我說不想再生了,他就想了這個法子,說是從突厥人那里弄來的,而突厥人也是從西域那里搶來的。你要不要試試?法子很簡單,我試著還挺有效,這十年我真的沒有懷上……”杜恒霜說得耳根都紅了。

    其實這十年來,她跟蕭士及的房事一點都不少。

    蕭士及正當壯年,又極愛她,而她年歲漸長,不復以前的青澀,對這種事也沒有以前的抗拒,很能積極配合蕭士及。

    兩人感情既好,使兩人在床上能夠配合得天衣無縫。有愛的時候,*做的事才能事半功倍……

    而兩人夫妻之事上如漆似膠,反過來又推進了兩人的感情進展。

    十幾年的感情,沒有讓歲月風沙抹去厚度,反而增添了一層又一層的保護色。

    諸素素看著杜恒霜眉眼盈盈欲滴,整個人跟熟透了的蜜桃一樣,就知道她這些年也沒有曠著,也是滋潤得很……

    “真的那么管用?”諸素素暗自嘀咕。

    原來杜恒霜說的那巧法子,就是用從西域來的秘方治一種特制的酸奶,然后抹在那話兒上,并且,抹在女人身子里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抹透了,再來行房……

    諸素素皺著眉頭,想了又想,才擊節贊嘆道:“高!真是高!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回去一定要試試!”光聽杜恒霜說的那法子,她就可以判斷出,這樣用秘方特制的酸奶,乳酸的含量不是一般的高。而乳酸,本來就是天然最有效的“殺精劑”……

    說著,諸素素馬上又想到慕容皇后,惋惜地道:“可惜了,若是慕容皇后早一點知道這個法子……”

    杜恒霜搖搖頭,“別說了,陛下肯定不會愿意的。對于皇室來說,不想生孩子就是大罪,你還是自己知道就行了。”

    諸素素悚然而驚,忙道:“是呢,是我想左了。”這個法子,就算在她家,安子常也不一定會配合。最多開始的時候圖個新鮮,數十年如一日這樣做,安子常的大爺性子不一定會奉陪呢……

    其實那東西抹上,對男人來說有些不舒服,也有一點點刺痛,但是對于心疼妻子的男子,是不會在意這一點點小小的不適的。

    “所以我說。各有前因莫羨人。慕容皇后知道她在什么位置上,得到了她想得到的東西,就夠了。而你我,注定不能宮里的女人相比的。”杜恒霜最聰明一點,就是知道取舍,從來沒有想過把什么便宜都占全了。

    諸素素也是如此。

    什么便宜都想占,最后只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自取滅亡下場。

    杜恒霜看諸素素安置下來之后,就告辭而去。

    箏姐兒被安姐兒送回來的,一直滿臉笑容。纏著諸素素說話:“娘,杜嬸嬸好美貌……娘,安姐兒好和氣呢……娘,安姐兒說,蕭大哥還沒有定親呢……娘……娘……”

    纏得諸素素頭疼,她笑吟吟回頭瞥了箏姐兒一眼。道:“我倒覺得安姐兒更美貌。她比你杜嬸嬸年輕多了。”

    年輕就是好啊!飽滿的臉蛋,亮亮的蘋果肌,清澈的大眼睛。潤澤光滑的秀發。

    難怪有俗語說,十八無丑女啊……

    箏姐兒偏著頭,眨了眨大眼睛,在想要怎么說出自己的感覺,“安姐兒是很漂亮,也跟杜嬸嬸很像,但是有杜嬸嬸在的地方,我就只看得到杜嬸嬸,看不見安姐兒了。”

    諸素素想,這大概就是“氣場”的不同吧。

    安姐兒一看就是個溫溫柔柔的小綿羊。和杜恒霜那樣凜冽奪目的美是不一樣的。

    但是喜歡安姐兒這樣溫軟女子的男人更多,杜恒霜那樣性烈如火的美女,也只有蕭士及這樣跟她從小一起長大、知根知底的男人能欣賞吧……

    當然。和年輕時候比,杜恒霜已經柔和多了,不過天生的性子是改不了的。她再謙和,那股氣勢還在,沒人敢輕慢于她。就算比她權位高的人,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以前在朝中,人人都知道安國公安子常是個瘋子,而且護短護得厲害,凡是想找諸素素茬兒的人,都被他修理得很厲害。

    如今在朝中,這“護短大將軍”的名頭已經換給蕭士及了。

    曾經有人不長眼,想挑釁蕭家人,從在外做官的平哥兒,到杜恒霜的秦國夫人身份,結果被蕭士及不動聲色間修理得很慘。那人一家大小都被逐出長安,趕往嶺南。

    蕭士及這幾年權勢漲得很快,因為永徽帝越來越倚賴他。

    自從三年前慕容皇后去世以后,永徽帝就鋒芒盡斂,連朝中的事都懶得搭理,全交給宰相和尚書處理,自己在內宮盡心教養太子齊治,又忙著給他選太子妃,真正的父兼母職,像是要彌補之前十幾年失去的時間一樣。

    而節度使的權勢,也就是在這三年間,慢慢蠶食刺史的勢力范圍,漸漸嶄露頭角。

    箏姐兒對這些全無興趣,她聽了一會兒就覺得困了,拉著諸素素的衣袖,口齒纏綿地低聲道:“……娘,我想嫁給蕭大哥……”

    諸素素當沒聽見,笑著給她掖好被子,自去洗漱。

    ……

    杜恒霜的正院里,晚上蕭士及也回來了,問她:“素素怎么說?”他當然也很關心龍香葉的病情。

    杜恒霜實話實說,“應該是好了,但是因為吃了這么多年的藥,可能對老夫人的性子有所影響,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會怎樣。”

    “好了?可是我這幾天看老夫人的樣子,倒是不像有好轉的樣子,那眼神直勾勾的,跟以前瘋的時候沒有不同。”蕭士及抱著腦袋躺下,嘆口氣,看著杜恒霜道:“我有些擔心……”

    龍香葉是他娘親,這么多年下來,他對他娘的性子已經很熟悉了。

    如果她明明是病好了,還裝“瘋”,到底是要做什么呢?真希望娘也能“識時務”啊……

    過了這么多年,蕭士及越來越覺得還是跟“識時務”的人好相處。

    對那些不識時務,只知道一根筋,梗著脖子說自己“真性情”,卻只會給別人添堵的人,蕭士及只想一腳踹過去。讓那些“真性情”有多遠滾多遠!

    杜恒霜抿了抿唇,拉著被子蓋上,慢慢躺下,良久方道:“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蕭士及不安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他伸出手,握著杜恒霜的手。慢慢闔眼睡了。

    是啊,只要他們在一起,又有什么艱難險阻能夠難倒他們?

    再大的風浪都過來了,還怕什么呢?

    他會是孝順的兒子,但是絕對不會再做愚孝的兒子。

    他以前做得不好,既沒有讓杜恒霜過得舒心,也沒有讓娘親放開過往的恩怨。這一次,如果娘親恢復過來,也是一個讓他改過的機會吧。

    想到這里。蕭士及真正放下這塊心底的大石頭。

    他已經快四十了,四十不惑,他就快想明白了……

    接下來的幾天,杜恒霜和蕭士及就無比繁忙中渡過,忙到沒有時間傷春悲秋,也沒有時間來照顧某人“脆弱”的小心靈。

    到了安姐兒出嫁的那一天。天氣晴好,冷熱適中,滿城木樨飄香。金黃色的小碎花瓣灑在街上,如同鋪上一條金黃色的地毯,等著新娘子踏上出嫁的征程。

    照理說,女子出嫁,就是離開娘家,成為婆家的人,娘家人都不會在成親那天去婆家的。

    但是安姐兒此次遠嫁,從范陽到秦州,中間還可能經過比較靠近大齊邊境的地方。

    蕭士及和杜恒霜考慮再三,最后還是決定親自送嫁。

    從范陽到秦州。爹娘和兄弟,晃晃蕩蕩全家人一起送嫁,將自己家里唯一的女兒送到秦州柴家。

    諸素素曾經悄悄問杜恒霜。這樣隆重,會不會給柴二郎的壓力太大?

    雖然比不上皇室公主金枝玉葉,但是有一個強勢的娘和護短且有權勢的爹,絕對是大齊萬千未嫁少女的夢想。

    只是可惜,丈夫可以挑,爹娘卻是不能挑。

    想拼爹,還要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命啊……

    對安姐兒羨慕嫉妒恨的人因此也有不少。

    杜恒霜卻很淡定地道:“柴二郎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我們疼安姐兒?若是連這都受不了,他還是早些說的好。”說著,又向諸素素解釋,“其實,娘家越強勢,越看重自己的女兒,只能讓婆家明白這個媳婦是不能輕慢的。別以為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潑出去的水,可以任你折騰……”

    諸素素這才放心,不免又為自己的女兒擔心。

    杜恒霜和蕭士及帶著一家四個兒子親自送嫁,范陽節度使家里,就還是如同上次一樣,外面交給許言邦、呂二郎打理,內院交給杜恒雪和蕭嫣然打理。

    下人里面,外院大管事蕭義和內院管事媳婦知數都是能干人。

    曾太夫人楊氏當然也是管事人之一。

    在賓客都走了,杜恒霜和蕭士及帶著四個兒子送女兒出嫁也有兩三天之后,龍香葉“奇跡般”地醒了,她捏著帕子,四處在院子里叫人。

    “梅香?梅香呢?梅香去哪里了。”龍香葉怯生生地問著院子里的下人。

    照顧她的下人嚇了一跳,拿不準老夫人這是瘋話呢,還是真話?

    她們忙道:“老夫人,梅香早就離府出嫁了,如今在長安柱國公府那邊看房子呢。您想見她?”

    “出嫁了?我怎么不知道?”龍香葉弱弱地說道,一副十分好脾氣的樣子。跟以前的樣子實在是大相徑庭。

    “……”眾下人默然。您老人家瘋了十幾年了,知道才有鬼了……

    “怎么啦?龍氏這是怎么啦?”曾太夫人楊氏聽說龍香葉好像“醒”了,也忙忙地過來查看。

    若是龍香葉真的從此就病好了,也不瞎折騰了,一家人親親熱熱地過日子,實在是大善。

    曾太夫人楊氏知道,蕭士及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這個瘋了的娘。

    “你是……”龍香葉覷著眼睛打量曾太夫人半晌,“你是太夫人!”說著就跪了下來。
真人游戏破解版